睢河信息门户网 >> 文化 > 吉祥坊最近怎么用不了·孙先生说出了我心底想说的—“知识付费“大佬,我劝你善良!

吉祥坊最近怎么用不了·孙先生说出了我心底想说的—“知识付费“大佬,我劝你善良!

时间:2020-01-11 来源:睢河信息门户网 浏览:2146次

吉祥坊最近怎么用不了·孙先生说出了我心底想说的—“知识付费“大佬,我劝你善良!

吉祥坊最近怎么用不了,我的一个朋友,美国1美元商品公司的南非公司的贸易老总,当初辑罗思维刚兴起时,他就成了铁杆粉丝,容不得任何人评论罗振宇一句坏话。

我以前也曾听过罗辑思维的节目,抱过怀疑,然后在听了关于中医的那一集音频后,我由此开始对罗振宇看法大大打折,这不是明着在胡说八道吗?!

自此我再也没有听过此君的任何节目。

我和朋友为此而争辩,正如孙旭杨先生的认知一样,我也考虑到了罗胖的用心“险恶”,指摘时,好朋友从此成了一般朋友。

但是孙先生说出了我想说的,所以我情不自禁想要转载。

【正文】(转载)“知识付费“大佬,我劝你善良

“知识付费”和保健品做的,

就是兜售这把手术刀,收割智商税。

来源/公号“卖杏花”;冒昧转载,有问题请联系,自当马上处理。

1月2日下午,我写了一篇专栏文章,《年轻人迷信知识付费=老年人买权健?》(见文后摘要),上线大概两个小时左右被删,据说是编辑部门受到了来自某知识付费大佬的压力。此大佬是不是罗振宇,罗先生可以回应一下,当然也可以沉默。

我在这篇稿件的原文中,是点过罗振宇先生的名,面世前都被编辑处理了。在权健因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犯罪被警方立案的当天,知识付费产业被拎出来比照权健,如果有某一个或几个行业大佬情绪不稳,找其他行业大佬尽快删帖,用不着莫名惊诧。

作为一个前媒体人,被灭稿灭题已成习惯,那些夭折的稿子,无论是重要程度,还在采写上可以企及的成就感,都比这篇两千字小文强太多,所以我并没有太生气。

这让我想起一个姓罗的人(很瘦)说过,一个人只要服膺于理性,哪怕推断出自己将很快死去,当死亡来临那刻,他固然会有伤感,却会因为断言灵验而另感欣慰。

这人叫罗素,这句话大意如此,我手边找不到那本书,就不再用引号掉书袋了。评论知识付费,被知识付费大佬公关强删,这本身就自证了这些兜售知识的商人,有多么迷信霸力和熟稔中国特色。他们没有让我失望。

真的知识,可以来自于发帖。黑箱删帖能造就的,只有知识的反面。拒绝自由讨论的东西,无论多冠冕堂皇,都必须靠反智来存续自身。

但是,仅仅被删帖,并不能证明我那篇文章写得有多好,而最多可以证明,任由那篇小文传播,会扒拉掉很多人脸上的油彩,挡了他们的财路。

我不想研究这些大佬们的成色,也无意于将知识付费产业的黑白,取决于某一个或几个头部大佬们的来历和品性。我今天写这篇,也不是想评价罗振宇先生等大佬,起这个标题,主要为了更好传播。他们善良不善良,关我p事?

我只是想补充一下那篇小文因为篇幅和截稿时间的局限,没有展开的论述。两天来,我被删帖后目睹的讨论,我也想插几句嘴。

我认为将知识付费项目,比如罗振宇先生的“得到”,简单等同于权健,是一种典型的诡辩。权健涉案的罪名,一个是传销,一个是虚假宣传,“得到”目前似乎并无传销的拓客方式,也没有人质疑“得到”曾经承诺过它明知无法达到的疗效和收益。

这点,我估计即使罗振宇先生最铁杆的粉丝,也会认可吧。那么,问题就来了,在罗振宇先生跨年演讲后的几天里,究竟有没有批评者将罗振宇先生的产业,往权健所涉及的刑案罪名上靠?

我没有看到,谁看到的话,可以跟帖。

如果没有,或者说只有零碎胡言乱语,那么,罗振宇先生的卫队,将批评者的观点描述为“罗振宇=权健创始人”,同样属于油腻的诡辩。将对方辩友扭曲丑化为一推就倒的傻叉,然后轻轻推倒,在中国舆论场里屡见不鲜,可是这真乏呀。

我所看到的对罗振宇等先生的非议,包括我本人那篇小文,都是从群体心理和营销方式,将年轻人迷信知识付费与老年人吃权健做比照,主语已然不是权健和知识付费了,而是群体——认为自己身体衰弱或大脑贫弱,迫切需要大补的人们。

因此,核心的问题是,知识付费的大佬们有没有通过一系列精神撩拨,激发用户们的知识恐慌,进而通过仪式感和集体认同的加持,兜售给他们一些速成的“知识产品”?而在整个过程中,比如罗振宇先生连续几年的跨年演讲,其所立论的事实和逻辑,是否立得住,可以提供真知,还是更多成为了营销端的一环?

如果一个大佬的演讲气场宏大,但是援引的经济数据和名人名言多处不实,还三五句一个广告,他的音容笑貌,被人联想到权健讲师,我建议他真没必要气急败坏。

大佬们之所以是大佬,主要就是赚了不少钱。他们之所以能名利双收,靠的就是信众们埋单崇拜。然而离开他们熟悉的交易和传播场景,所有大佬,都不过是推销员和讲师。

是的,你们很有钱,但“有钱就是硬道理”并不适用于每一个人呀。还有资深媒体人反问质疑罗振宇的人们“自己做成了什么”,可见在他看来,我们要批评一个有钱的名人,就先得向有关部门提交验资证明和荣誉勋章才行。

有这样的媒体人,传统媒体影响力江河日下,怨不得别人。

至于某些知识付费产品是否有效,我没付费过,也没兴趣和精力去探讨。从头到尾,我论及的都是我所看到的、具象的知识付费产业,尤其是头部大佬们为了多卖货,对群体心理盲区的滥用和操弄。

要是有人将我文中的知识付费,解释为“为知识付费”,非要找我理论,我只好送他们三个字,“睿智”。

《年轻人迷信知识付费=老年人买权健?》

原文已经下架,附部分摘要:

在小鲜肉霸屏中国人跨年娱乐之时,几位网络大v不甘寂寞,也开始了跨年演讲。很快,这两位老师的演讲被人指出犯了不少小错误,比如某一位自称援引了巴菲特的一句话,“没有一个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国成功”,就被证实为子虚乌有。

不过,这听起来政治正确呀,……这话,不但会让过去的一年里,被股市大跌、金融p2p和裁员恐慌等坏消息困扰的小散们获得价值感,也会赋能2019年,让乐观“做多”者重新精神抖擞。而这,正是知识付费生意成功的要诀所在。

以激发群体恐慌感吸引流量,以满足安全感和尊贵感促成交易,知识付费的商业模式跟权健做保健品大体一致。我见过太多听过几节网课的人,就能对中国互联网未来十年的走向如数家珍。

我也刚刚看到媒体对赵作海投身权健4年的采访,赵的媳妇李素兰对着镜头说,质疑权健的人都害了红眼病,羡慕嫉妒恨,权健当然是科学有效的,因为“最好的医院是厨房,最好的医生是自己”。

我很熟悉李素兰,有了中医理论和保健品文案加持,我相信她连癌症患者都敢“调理”。没有人会闯进外科手术室,一脚踢开医生,夺掉手术刀为病人开膛破肚。而在手术室外的世界,有太多人都坚信,他们手里攥着一把足以解剖世界的手术刀,无论是国际局势,还是隔壁老王的糖尿病,都在谈笑间庖丁解牛。

“知识付费”和保健品做的,就是兜售这把手术刀,收割智商税。这两行早成了红海生意,要想做好,还非得下一番苦功夫不可。

首先,你得把现实足够简化,善于发明名言警句。如果你想到一句话足够霸道有力,但又不便自领版权,那就说是特朗普和巴菲特说的,反正这俩老兄每天总要说些什么。即使被人拆穿,你的粉丝也大可以说,“这话是不是巴菲特说的,很重要吗?”

在保健品推销员口中,人体脱胎于大自然,又密切互动,但凡阴阳虚实寒热酸碱之类的反义词,都可以用来附会人体的各种症候,在“自然绿色就是好”的圭臬之下,人类现代医学几百年的科研成果都被架空,柳叶刀不如小针刀,青霉素不如酵素,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医生,这种逻辑可以赋予老年人的力量感,足以抵制衰病死亡带来的恐慌无力。

泛化到“知识付费”领域,所有付费学员被系统恭维为上进好学的精英,他们身处的商业潮流虽然波诡云谲,但只要报上一两门课,你就会发现即使bat这种体量企业的成功,都可以用一页a4纸来总结。至于未来的大势和风口,恐怕连半页纸都用不到。

……

“知识付费”和保健品能成功的第二个关键,还因为无论是保健品的“疗效”,还是网络课时的“学习成果”,都没有外在的量化指标,全凭当事人空口白牙。赵作海的血压最高飙到200多,也不吃降压药,以为喝权健的果汁饮料就能确保平安。学过网课的人,也很少有人会坦承自己交了智商税。

从本质上来说,保健品和网课都相当于某种精神产品。脱离失控感和生老病死,在任何年代都是人类的刚需。人类文明也正是建立在满足这些刚需的基础上,只不过有人信了苏格拉底,有人从了妖魔鬼怪。两群人相看两厌,能做到在朋友圈里拉黑彼此,一别两宽,已足够礼貌了。

所以,劝阻父母豪购保健品和保健器械的年轻人,往往会被老人质疑没有足够理解和爱他们。你要是劝同事和同行不要迷信“知识付费”,难免也会被对方怀疑,“这货是不是见不得我比他(她)强?

end

标签:a
小编推荐 字体设置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工作邮箱 | 意见反馈 | 不良信息举报 | 
Copyright©2006-2019 睢河信息门户网 yubitv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